砚津

连你都这样对他

摸鱼诈尸,不成篇幅,会有后续,详情(看不懂)请咨询 @逾白BY

对了,江澄是个姑娘。





魏无羡在莲花坞待遇甚好,一人独占一所别院,邻近水泽,院中花木扶疏,触目生凉。因他修鬼道的缘故,便是在莲花坞里头,等闲也无人敢近这别院,江澄一路进来,只瞧见两个奉命戍卫在门口的弟子,遂问道:“里头嚎得怎么样了?”

她今年不过十六,身量极是高挑,虽是韶龄女子,自有一段凌厉之姿,犹胜其母三分,教人不敢直视。门前弟子忙恭敬答道:“魏公子他……没作声。”

江澄眉目一凝,淡声道:“知道了,下去吧。”自己喀地一声推门而入,冷然道:“以前在蓝家领罚叫得震天响,现在倒是哑巴了。”

魏无羡才受了一顿好打,江家的规矩,受罚时不得运功相抗,掌刑的弟子得了江澄严命,半点没留情。三十大板下去,皮开肉绽,连着骨头都生疼,正趴着动弹不得。眼见江澄停步在他三尺开外,血淋淋的光裸后背尽在她眼中,哼哼唧唧急道:“出去出去,这成什么样子。”

江澄嗤道:“看不出来你还知道规矩两个字怎么写。那两个姓金的招你惹你了?”

“岂止招惹,他们简直是……啊啊啊啊啊啊江澄你干什么?!”

青玉莲花小瓷瓶在眼前一晃,药香如缕渗入空气,江澄挑眉道:“魏公子有本事自己上药?”

“没没没没没师妹我错了……”魏无羡自然识得这是本门治外伤的上好灵药,连忙换了一副脸哀哀道:“好师妹,江宗主,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啊啊啊……师妹你轻点轻点……”

江澄漫声道:“你再嚎一声?刚才不是挺能忍的吗?”

“刚才那是当着外人……哎呦喂……我当然不能给咱们家丢脸是不是……轻点轻点……”

他不提这茬还好,江澄闻言眉目立即冷了下来,讥俏道:“打折人家腿的时候倒不见你恁样地思虑周详。”

魏无羡打着哈哈道:“他们编排……师姐!我让他们作甚?两条腿没都废已经给足面子了。哎哎江澄,你真要便宜金子轩那厮?”

江澄道:“姐姐喜欢他,我有什么办法?”说话间随手掷了一只白药瓶到他手边,魏无羡喜道:“果然师妹心疼我。”

他忙不迭倒出两颗药丸,伸着脖子囫囵咽下,刚想讨水喝,听江澄冷冷道:“可惜喂了狗。”

魏无羡一个哆嗦,旋即嗷嗷喊冤,江澄道:“在我面前都敢扯谎,魏无羡,你出息啊。”

魏无羡叫道:“我几时诓过你了?江澄,你平白无故冤枉人可不好。”

江澄冷笑一声在窗边座椅上靠了,“好,我问你,你为什么打那两个金家弟子?”

魏无羡呸道:“他们编排咱们家人,不该打?”

江澄道:“此话当真?”

魏无羡道:“自然。”

江澄漠然道:“他们是编排我江家人,不过不是姐姐。”

魏无羡蓦然心惊,几乎就要跳起来:“江澄你——”

“你打他们作什么?”江澄慢慢别开脸去,轻声道:“我本来就是。”

评论(7)

热度(102)